张夏珍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现代逍遥少爷诱人的女人呻吟声第184集-猛男必备

2021.03.05 | 192阅读 | 全部文章

诱人的女人呻吟声第184集-猛男必备


阅读看全集请先关注公众号,点击阅读历史消息即可!!!方法如下!




大家看小说过瘾的同时,别忘了去我的朋友圈里面点赞哦~给我继续更新下去的动力!朋友圈里面的互动点赞是我更新的动力源泉!
诱人的女人呻吟声第184集
阅读看全集请关注公众号,点击阅读历史消息即可!!!
转载此文章越多,更新速度越快!
汤局长不由得欢欣地一笑:“嘿!谢了,王副局长!”
“不客气!哦,对了,雷忠明刚刚说了,你们警局的由副局长是他的哥们,所以你们局的由副局长一定有问题!”
“我知道,早就怀疑他了。现在看来一切都明了了?”
“那好,汤局长,这儿就由你处理了,我去抓我要带回的人去了。”
“需要帮助吗?我派两个弟兄给你呀?”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了!”
随后,王木生一边走向太平庄园的后门,一边暗自心想,格老子的,就雷忠明这样傻鸟也算是虎门这儿的枭雄人物呀?在老子看来,他也不过如此而已嘛?
格老子的,为啥现在这些有钱人都以为有钱就能办到一切似的呀?可是万万没想到在王木生面前不好使……
真是的,老子啥场面没有见过呀?区区个一百万就能让老子出卖警察的天职了么?怎么也得上亿了吧……
呃?格老子的,老子咋突然冒出了这种念头呀?
不过应该也没有哪个傻鸟老板会用上亿的资产来收买老子的天职吧,这么说来,我王木生就是很难出卖天职的咯……
王木生一路瞎想着,一路来到了太平庄园的后门这儿。
后门的安保人员瞧着王木生一副了二郎当的穷酸样,伸手虚拦住了他的去路:“干吗的呀?”
王木生淡定瞧了那位安保人员一眼:“不干吗,就是想进去办点事。”
“办什么事呀?你是太平庄园的户主吗?”
“不是。”
“不是就赶紧走开,别搁这儿捣『乱』!”
“喂!我说,兄弟,你态度好点儿成不?”王木生言道。
“我态度就这样!”
“这么说来……像你这种看门狗就只会对这儿的户主点头哈腰、摇头摆尾的咯?老子就想不明白了,你只是条看门狗而已,你并不一定就这儿拥有房产,你也不一定富有,说不定你还没老子有钱呢,你说你这样……又何必呢?”
“你……”那安保人员急眼了,“你是想……想搁这儿捣『乱』是不?”
“老子不是纯心想捣『乱』,只是看你这副鸟态度,老子看不过眼而已!不过,你要是不放老子进太平庄园的话,恐怕是行不通哦?”
“你想硬闯么?”
“不不不!”王木生忙道,一边掏出了他的警官证出来,“认识这个吧?”
“啊……你……”那安保人员傻眼了……
“怎么样,现在老子可以进去了吧?”
那安保人员一脸囧态,愣了愣眼神,然后忙是手势道:“请!”
随后,王木生也就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太平庄园。
……
进了太平庄园内,王木生不由得东瞧西望的……
这儿不愧为富人社区,绿化什么的就是做得到位,景致就是优美。
瞧着这儿一幢幢豪华的别墅,优美的景致,假山和喷泉什么的,王木生不由得皱眉一怔,心想,格老子的,住在这儿的都是些啥鸟人呀?据说这儿的房价可是不菲,为啥这些鸟人就买得起呢?他们的钱都是通过啥途经来的呢……
怪不得咱们国家的不良商贩那么多,原来他们都是捞黑心钱来这儿享受生活了……
怪不得雷忠明那个龟儿子的说现在贪污成风,原来那些钱都用在这些地方……
也是呵,像李静那样不怎么起眼的公务人员都能在黎明新区拥有一套上百万的房子……
这么说来,格老子的,光有我王木生这么一个不爱钱财的警务人员还是不够的呀?
唉……他娘卖个西皮的,老子还是办好自个手头的事情再说吧。
……
待王木生找到了8号别墅,也就是雷忠明的家,到了门口,见院门紧闭着的,于是他心想,叫门的话,李薇肯定是不会开门的,那么也只好翻院墙过去了……
想着,王木生也就一阵助跑,攀上院墙,然后翻了过去。
穿过院子,到了正门口,王木生抬手拍了拍门:“嘭嘭嘭……”
过了一会儿,门被拽开了,打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人。
那中年『妇』人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打量了王木生一眼:“您是……”
王木生回道:“我是雷先生的朋友。”
“雷先生刚刚出门了。”
“我知道。我现在是来找雷先生的太太和他姐姐的。”
听王木生这么地说着,那中年『妇』人又是皱了皱眉宇,不由得瞄了一眼院内的门,然后问了句:“您是……怎么进来的呀?”
王木生见那中年『妇』人这么多问题,他有些烦了,就直接出示了警官证……
中年『妇』人一瞧,脸『色』忽变,忙是胆怯地手势道:“您请!”
王木生在进门的时候,冲那中年『妇』人问了句:“太太在什么位置呀?”
“楼上客厅。”
“谢谢!”
……
王木生斜穿过楼下的大厅,直奔木楼梯走去了。
到了二楼的客厅,果真见得李静和她妹妹李薇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前瞧着电视……
由于姐妹俩在上心地瞧着电视,所以一时也没有注意到有外人上楼了。
王木生瞧着她俩,淡定地一个扭身,面向了她俩……
“对不起,打扰了!”
忽听有人说话,李静慌是扭头朝王木生望了过来:“果真是你?!!”
当李薇发现王木生的时候,不由得被吓得一声尖叫:“啊——”
见得她俩那慌张的样子,王木生则是淡定言道:“不用那么害怕,也不用那么慌张,我只是警察,不是土匪也不是强盗,所以我不会伤害到你们的!”
忽听王木生说自个是警察,李薇不由得问了句:“我老公不是去见你了吗?”
“是。”王木生点头回道,“我们见过面了。不过,他现在已经进警局了,恐怕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
“什么?!!”李薇惊慌不已,浑身颤巍巍的。
李静却是意外的镇静,只是面『色』有些苍白,她心里已经明白了,自己是逃不过法网了。
这时,王木生淡笑地瞧着李静:“你不用害怕,我是一个人来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是好好地谈谈。我们甚至可以去外面找个小餐馆,一边吃着,一边聊着。”
一边说着,王木生一边缓缓地朝李静走近了过去……
然而,李薇瞧着王木生在走近,惊慌之下,她竟是伸手从沙发的坐垫那儿『摸』出了一把手枪来……
随即,就只见李薇颤巍巍地双手握枪瞄向了王木生:“你站住!!!不许过来!!!你要是过来,我就……我就开枪啦!!!”
忽见李薇那样,王木生本想是一把****飞过去得了,但是想着她是个女人,貌似又不忍心下手似的……
但瞧着那手枪握在李薇的手中,她的双手还颤巍巍的,王木生也怕手枪走火。
于是,王木生也就只好无奈地站住了,然后双眼紧盯着那把枪,言道:“喂喂喂!千万不要冲动!我死了倒是没所谓,关键是你也得死!你想想,你还这么年轻,要是死了的话多不值呀?你要是听我的,你就把枪放下,我可以当做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你应该知道,非法拥有枪支是违法的,是要判刑的!但是只要你放下枪来,我可以当做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绝不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听着王木生这么地说着,手枪却是在李薇的手中抖了抖,忽地,李薇瞪圆着双眼瞧着王木生,一时失去理智地恼道:“你不要跟我说这些!你要是过来,我真的会开枪的!我不许你带头我姐姐!”
随即,王木生灵机一动,忙是回道:“我要是真想带走你姐姐,我会一个人来么?你应该知道,你姐姐现在是全国通缉的逃犯!正是因为我想帮你姐姐,所以我才一个人来的!坦白地说了吧,我自己自作多情地说是你姐夫,那是我也知道,我和你姐姐恐怕只是有缘无分了?但是,我和你姐姐的特殊关系,只要你姐姐和我知道!不信的话,你问问你姐姐!”
忽听王木生这么地说着,李静不由得愣了愣眼神,然后默默地打量了王木生一眼……
不觉地,李静回想起了她曾经暗恋王木生的那种心理状态,也回想起了她曾经和王木生睡过觉觉……
虽然就那么一次,但是给她的感觉却是很真!
仿佛他刚刚还伏在她身上折腾着似的……
他的身体,他的体温,他的气味,她仿佛依旧能闻着一般。
回想着这些,想着王木生刚刚说的那些话,她不由得再次默默地打量了他一眼……
她似乎倍感意外?因为她没有想到他原来竟是这么一位重情的男子!
就那么地一次之后,彼此也没有了过多的接触,然而这次的关键时刻,他竟是想要帮她……
沉思着,李静忽地冲她妹妹李薇道:“小薇,快放下枪!姐姐不许你用枪指着他!因为姐姐真的爱他!”
“不!”李薇失去理智的固执道,“我不要放下枪!他是骗人的!他要是真想帮你,就不会抓走我老公了!现在我老公没了,什么都没了,我也不要活啦!”
李薇一边激怒地说着,手枪又是在她的双手中抖了抖……
瞧着那吓人的样子,王木生也是倍感头顶上空在铮铮作响似的。
王木生有些无奈地心想,格老子的,麻痹的,老子怎么也没想到还会发生这么一幕……
要是她不是个女人的话,老子飞刀早就扎进她的喉咙了!
见得李薇那样,李静的心也是被揪得紧紧的,生怕手枪走火,一枪要了王木生的命!
这时候,李静怔怔地瞧着李薇手头的枪,像是想一下扑过去抢过枪来……
李薇双眼的余光已经觉察到了她姐姐忽然的变化,于是她忙道:“姐姐,你千万不要过来哦!否则的话,我真的开枪了哦!”
听得李薇这么地说着,王木生忽地言道:“你要开枪就开吧!别拿着把破枪这样地威胁老子,说开就不敢开,这样,老子是最烦了的!”
“闭嘴!!!”李薇一声震怒,“否则我真开枪了!!!”
“好!老子闭嘴!但是你也得告诉老子,你这样拿枪指着老子,究竟是想要做啥呀?”
“要你滚!!!滚出我家去!!!”
“那好,那姐姐就跟我一起走了吧?”
“不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究竟啥意思嘛?”
“闭嘴!!!不要再说话啦!!!赶紧滚啦!!!”李薇激怒不已……
随着她的这种激怒,忽然,她双手的肌肉不由得绷紧……
‘镗!’
一声枪响!
‘嘌!’的一声,一颗子弹严严实实地打入了王木生的左肩位置……
“哟!”痛得王木生眉头紧皱!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次竟是中枪了?
曾经经历过那么些比这更惊心动魄的场面,他都没有负伤过,这次居然被一个疯女人给打了一枪……
疼痛中,王木生忽地一个机灵,慌是一下卧倒……
在卧倒的同时,一把****从右手的衣袖内飞出……
****疾速飞过空中,‘嘌!’的一声扎进了李薇的右胳膊……
“啊——”李薇一声凄厉的尖叫……
趁机,李静一个机灵,起身就扑向了她妹妹,慌是夺过了手枪来。
王木生见李薇手头的枪被夺了过去,于是他在地上一个翻身,然后鲤鱼打挺起身,忍痛奔上前,掏出一副亮晃晃地的手铐来,随即就铐住了李薇的双腕。
原本王木生真不想闹得这么大,真不想将李薇就擒了,可是既然李薇愣是要参与这游戏,那也就没有什么男女之分了。因为人人平等,所以既然女人要参与这游戏,那就不要希望自己是女人就可以得以特殊的照顾了。玩不起,那就不要参与。
随后,王木生掏出手机来,给汤局长去了个电话,请求支援,因为他负伤了。
……
之后,待汤局长带领队伍赶来,则是将李薇和李静都带走了。
很快,王木生被送往了当地的公安医院抢救,取出了子弹来。
……
第二天一早,王木生从病床上醒来,仰身坐起,依靠在床头,低头看了看他左肩处的伤情,左肩那块儿被裹着白『色』纱布的……
他自个感受了一下,貌似左手动弹起来,感觉伤口那儿有着一阵隐隐的痛。
痛得他皱了皱眉,然后伸出右手去床头柜上拿过了烟来……
在他点燃烟,吸了一口,赶巧似的,一位俏护士推门进来了……
那位俏护士见得他在吸烟,立马就嗔怒地撇起了嘴来,气呼呼地冲到床边,伸手就夺过他嘴上的烟:“抽抽抽,抽死你算啦!”
见得那俏护士嗔怒的样子,王木生竟是嘿嘿地乐了乐,然后言道:“喂,你干吗要这样管着我呀?你又不是我婆娘。”
那俏护士听着,又是嗔怒地白了他一眼:“什么婆娘呀?难听死啦!”
“这么说,那就是你知道……婆娘是啥意思咯?”
“晕!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有什么不知道的呀?”
“那你默认了,你是我老婆咯?”
“你做梦去吧!我才不要做你的老婆呢!你又不是这边的人!”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是你们这边的人,你就愿意做我老婆呗?”
“等你调来了这边当警察再说吧!”
“哈!”王木生开心地一乐,“也就是说……你还是愿意做我的老婆咯?”
俏护士两颊羞红地白了他一眼:“我愿意又怎么啦?你又不会娶我,真是的!”
见得那俏护士如此,王木生不由得一阵窃喜,嘿嘿,格老子的,这个小婆娘的还真是可爱哦……
不觉地,王木生忍不住打量了她一眼。
小女孩大约20来岁的样子,模样恬静,但又不乏可爱,一袭白衣,真可谓是一位白衣天使。
瞧着这位美丽的俏护士,王木生竟是有些邪心了,不由得心想,格老子的,老子还真想跟这小婆娘的睡回觉觉……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王木生忍不住问了句。
“苏苑。”
“苏苑?”
“对呀。”
“你的名字真好听哦!跟你的人一样美丽!”
苏苑听着,心头一阵欢喜,不由得笑嘻嘻地看了看王木生,言道:“好啦,我的大英雄,该打针啦。”
“这就打针?我还没吃早餐呢?”
“先打针,然后我去拿早餐给你吃啦。放心吧,不会饿着你的啦。”
“嘿!”王木生忍不住欢心地一乐,“你干吗要对我这么好呀?”
“因为我是这儿的护士呀,这是我的工作呀。”
“嗯?”王木生不由得皱了皱眉,“可我还是感觉你对我特别的好?”
“难道你还想要我对你不好吗?那好,一会儿打针的时候,我使劲打,呵!”
“呃?不是吧?”
“晕!人家对你好也不成,对你不好也不成,那你要我怎么样对你呀?”
王木生忙是一乐,言道:“那你还是对我好一点儿吧。”
“呵!”苏苑扑呲一乐,“其实你……蛮有趣的哦!你跟我想象中的大英雄不一样,我想象中的大英雄是很严肃的那种,不爱开玩笑,可你却是这么的有趣,呵!还有,你比我想象中的大英雄帅气,嘻!对啦,你不是说今天跟我说你是怎样制服雷忠明那个社会大人渣的么隋雨蒙?”
“很简单呀,就那么地制服他了呀。最后扇他一顿大嘴巴子的时候,好过瘾哦。”
“哈!”苏苑扑呲一乐,“真的还假的呀?你还扇他大嘴巴子了?”
“真的。”
“警察不是不可以随便打人的么?”
“时代不是在变的么?现在的社会的人渣不是也蛮猖獗的么?所以对待社会上那些流氓人渣,我就要比他们更流氓才是。”
“我晕!哪有自己说自己是个大流氓的呀?”说着,苏苑话锋一转,“好啦,大流氓,打针啦!”
……
见要打针了,王木生便是侧转身,然后趴在了病床上……
苏苑见他伸手在弄开皮带的时候,忙是言道:“喂喂喂,你不要又像昨晚上一样哦,把裤子全部给脱了哦!”
王木生忍不住嘿嘿地一乐,回道:“反正你都全部看到了,再看一次又何妨?”
“我晕!”苏苑双颊羞红,“你还真是个大流氓哦!”
正在苏苑说着话的时候,也不知道王木生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只见‘呼啦’一下,将裤头就褪到了膝盖处……
苏苑忽地一瞧,两颊更是羞红不已……
可她还是忍不住有些好奇地瞄了瞄王木生的那个话儿,一边俯身而下,在他的屁股上涂抹上了碘酒……
然后在她一针扎下去,慢慢挤『药』水的时候,她又是忍不住好奇地瞄了瞄王木生的那个话儿,忽地娇羞地小声地问了句:“你的那个怎么那么大呀?”
王木生故作听不懂,笑嘿嘿问道:“哪个呀?”
“就是……你的那个啦。”
“那个是哪个呀?”
急得苏苑小脸通红:“就是你的那个东东啦!”
“嘿。”王木生嘿嘿地一笑,“我也不晓得它为啥会那么大呀,天生就那样嘛。”
“晕!大得吓人!”
王木生又是一乐,问了句:“怎么吓人了呀?”
“笨!就是女的看着就怕让它进去啦!”
“是你怕了吧?”
“切!我才不怕呢!”
“那咱俩试试?”
苏苑一阵无语,才反应过来,觉着自己中了王木生的圈套……
气得苏苑‘啪’的一掌拍在王木生的屁股上:“流氓!”
王木生则是嘿嘿地乐道:“不是吧?我没拍你屁屁,你倒还拍我屁屁来了呀?”
“呵!”苏苑得意地一乐,“这是护士的特权,不知道吗?”
一会儿打针完毕后,王木生忽然冲苏苑问了句:“对了,你一会儿有空吗?”
“干吗?”苏苑忙是问了他一句。
“你要是有空的话,陪我去虎门转转呀。”
“晕!你的伤口还没好呢,不许出院,现代逍遥少爷知道吗?”
“可是天天躺在这儿,多闷呀?”
“那……”苏苑皱眉想了想,“那中午午休的时候,我带你去楼下走走吧。”
上午10点钟的样子,汤局长抽空来医院看了看王木生,还给王木生递了句话,说虎门市市长下午会亲自来医院看他。
王木生听着,不由得一怔:“我靠,不是吧?我这……还惊动了市长呀?”
汤局长嘿嘿地一乐,回道:“你可能不知道,因为关于雷忠明这起案子早就闹得市『政府』头痛了,只是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拘捕他而已。这次,你王副局长可是帮了个大忙,轻而易举地就可以判雷忠明入狱好几年了,所以你想想,市长能不高兴么?”
随后,汤局长打量了王木生一眼,问了句:“王副局长,李静想来医院看看你,你看……”
忽听汤局长这么地问着,王木生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忙是问了句:“她还好吧?”
“她没事呀。暂时在警局的临时拘留所。就等王副局长你伤好了,押她回青川县了。”
“嗯?”王木生皱眉怔了怔,然后言道,“汤局长,麻烦你跟她说,要她不要来医院看我了。”
“王副局长的意思是……怕节外生枝?”
“嗯。”王木生点了点头。
“没事,我会派人押送她过来的。”
“不用了。不用这么麻烦了。”王木生忙道,“再说,她是全国的通缉犯,要是被警察押送来医院看我,这要是被记者追踪到了的话,肯定又是风又是雨的。这样会影响我们警察的声誉。”
“嗯。”汤局长忙是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还是王副局长考虑得周到。不过……我看李静……好像特别的担心你?”
“这是正常的。”王木生回道,“因为我和她本身就认识。”
听得王木生这么地说着,汤局长愣了一下眼神,然后言道:“那成了,那王副局长就先搁这儿养伤吧。我回局里还有些事物要处理。”
“……”
中午医院午休的时候,那个俏护士苏苑来到了病房。
苏苑笑微微地走近王木生的病床前,不由得面『色』忽变,皱了皱眉宇,嗅了嗅鼻子,然后嗔怒地白眼瞧着王木生,质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又抽烟了呀?”
“没有呀。”王木生笑嘿嘿地回道。
“哼!没有就怪了?那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一股烟味呀?”
“有烟味?我咋就没有闻到呀?”
“哼!你别装啦!你肯定抽烟啦!”
瞧着苏苑那嗔怒地样子,王木生则是嘿嘿地乐了乐,然后言道:“我说,你怎么像是我的婆娘似的,老是管我这那的呀?”
苏苑听着,则是白眼一翻:“切!你不要老是以为人家想要管着你好不?人家可是为了你好,懂不?抽烟本来就有害健康的,何况你现在还负着伤呢?你要是不乖的话,我就不理你啦!”
“好好好!”王木生忙是乐道,“我乖,成不?”
“真的?”
“嗯,真的。”
“那以后不许抽烟了哦?”
“嗯,好。”
见得王木生那样的点头,苏苑却又是白了他一眼:“切!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中午呢……本姑娘本来是想要陪你下楼去走走的,但是鉴于你太不怪啦,所以……下楼的计划取消啦!”
“呃?不是吧?”王木生不由得皱眉一怔。
见得王木生如此,苏苑得意地一乐:“呵!拜拜!”
她一边手势拜拜,一边扭身就朝门口走去了……
“喂喂喂!”王木生忙道,“不是吧?你玩真的呀?”
“当然是真的啦!你以为我开玩笑咩?”苏苑头也不回地回道,然后自个一声偷笑,“呵!不过呢……你要是能追上我的话……那我就陪你下楼。”
忽听苏苑这么地说着,王木生用右手掀开被子,然后就忙是下床了……
急忙穿上鞋,王木生就一个箭步,朝苏苑追了上去……
苏苑刚出病房门,当她想要回头看王木生有没有追上的时候,忽地发现王木生已经伫立在她的身旁了……
“啊——”苏苑诧异地一怔,“你……怎么这么快呀?”
“嘿。”王木生得意地一笑,“就你这小个头,小胳膊小腿的,我一个箭步就追上了。”
苏苑不由得冲王木生翻了个白眼:“人家这叫小巧玲珑好不?要是女孩子长得像你那样牛高马大的,你还会喜欢吗?”
王木生忍不住一笑,又是打量了苏苑一眼,暗自心想,格老子的,这个小婆娘的还真是蛮有意思的哦……
这时,苏苑有些担心地看了看王木生左肩处的伤口,问了句:“还痛不?”
“不怎么痛了,没事。”
“那你中午吃止痛『药』和消炎『药』没?”
“吃了呀。”
“嗯……”苏苑歪起脑袋来,微皱着眉宇,想了想,“对啦,走吧,我带你去楼下吃好吃的吧。”
“你请客呀?”王木生笑微微地问了句。
“我只是说带你去吃好吃的,又没说我要请客呀。”
一会儿下楼后,出了医院的大院,对面就是一个小公园,公园前方的这条街道两旁树木苍生,郁郁葱葱的,树枝叶于街道上空交错着,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星星点点地撒下,给人一种幽深的感觉。
风儿轻轻地吹来,捎着树木的枝叶的芳香。
沿着这条街道往前走,前方是小吃一条街。
未完待续......